栏目导航
说:“反正就是你惹祸上身了
浏览:102 发布日期:2020-06-08
国正邦一踏入公司大门,平日与他较为相熟的同事们又围上前来,同样地关切,但多数人却皱起了眉头,问道:“阿邦,你到底作了什么?”“怎么连总经理都亲自点名你?”“还有前天的那些黑道兄弟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还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呢?”国正邦被众人问得晕头转向,伸手一指,比向同为制成部的小吴,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大事件?”小吴也是一脸茫然的耸耸肩,说:“反正就是你惹祸上身了,对了,主管已经被‘电’过一次,还有,你什么时候搬家的?这两天怎么没来上班?”国正邦见问不出个所以然,他又走到主管的办公室,留下仍窃窃私语的众人,不过才一见到主管面,对方就挺著硕大的肚子,起身后绕过办公桌,跑过来责备道:“阿邦,我不是提醒过你,这里是总公司,你怎么就是--”国正邦不等主管把话说完,反问:“主管,到底出了什么事啊?”“什么事?有可能让你进警察局!”主管又叹了口气,拍拍国正邦的肩膀,“我知道你平常爱作怪,但我不相信你有那个本事,去诈骗公司的货物。”语顿,主管按下分机号码,接通后说道:“喂!总经理啊!国正邦已经来了……是,没问题……”这时,国正邦也大概知道了什么事,对方把罪名栽赃嫁祸到他头上,要他扛起那个又臭又黑的锅子,不禁暗忖:“作贼的喊抓贼,你够狠!”主管挂上电话后,说道:“你现在跟我到会议室去,记住,别再开玩笑,好好回答,这事我可保不了你。”“还真想不到你那么好心。”国正邦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说道:“你不是看我不顺眼吗?”“公事上,你认为一个整天嘻皮笑脸的员工,可以放著他乱来吗?”主管正色说著,却又“哼哼”了两声,“尤其那个员工还敢拿主管的头发下注!”“糟糕,被发现了。”国正邦心虚地搔搔头,又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不过你的头很秃,这是事实!”听国正邦又提起他最在意的事情,主管的额角又冒出几条青筋,又隐忍下来,“别耍嘴皮子了,快跟我走吧!”一直没有出声的吴大富这时突然提醒道:“阿邦,小心点,对方可能准备了什么来对付你。”国正邦吹了个口哨,心里压根儿不信,对方没有真凭实据,凭什么诬赖他是诈骗集团的内鬼。三人来到会议室等了一阵,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率众走入,身后跟著几个部门的专员,而唐湘湘,也在行列当中。“排场那么大,你是总经理还是黑道大哥啊?”国正邦不屑地想著,同时也想知道,那名诈骗集团的内鬼,是否也在当中。总经理不茍言笑地来到椭圆桌的正前方,坐下后看向左手边,也就是国正邦的方向,问:“这位同仁,可以请教你几个问题吗?”(当然没问题,不过你是在问话还是飙车啊?想知道答案,还得绕个发夹弯,有没有试过水沟盖跑法啊?)国正邦心中暗忖,他最厌恶的,就是这种一根绳子打七八十个结的说话方式,但嘴上仍不敢乱来,答道:“请您说。”“我调阅过你的人事资料,以及上司对你的评语,称得上中规中矩,可是最近……你旷职怠工的次数似乎很频繁。”总经理并没有直接了当地说出原由,就如同国正邦的主管一样,要骂个人,还得兜上老大一圈。(会正常才有鬼,三更半夜的还要斩妖除魔,不然我们位子互换好不好?)国正邦在心里可是骂翻了天,说道:“早先出了车祸,以致身体上多有不适,没请假是我的疏失,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。”总经理又问:“说到这点,我想请问,你在哪家医院就诊?有没有病历资料?医生证明之类的?”国正邦为之语塞,看向唐湘湘,这里唯一知情的只有那位大小姐,可是对方却冷著一张俏脸,面无表情地望著天花板。国正邦心中怒气顿生,若不是他,在座的起码有两个人已不在人世。结果呢,主管不知来龙去脉,也慑于阶级之差,不敢放肆,他可以接受;而唐湘湘却因为私人恩怨,连句好话都没帮他说,那又何必大费周章的来探望他,告知他出事了?“病历资料?医生证明?没有!至于是哪家医院……”国正邦心一横,也不管此时此地是什么场合,胡诌道:“‘叶记牛肉面’啦!总经理,那里的老板不但会煮面,而且救人的本事一流,哪天你生病了,可以去那边看看,而且有专人负责身后事宜,就算救不活,也保证可以第一时间‘上路’!”听见国正邦这番胡言乱语,主管的脸上当场刷白,暗叫:“这下真的完蛋了。”却又为了保住国正邦,陪笑道:“总经理,阿邦平时就喜欢开玩笑,您千万别当真,他说归说,闹归闹,但是工作态度却是很认真,也挺尽责的。”“如果那家店真有你说的那么好,我会去看看。”总经理闻言不怒反笑,显然涵养功夫极为到家,又道:“这位同事,其实我应该把你调到资讯部去,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制成部员工,竟然可以破解公司的防火墙,调出档案资料,尤其是遭受损失的那几笔,你可以告诉我,这是为了什么?”“这个嘛!”国正邦挑了一阵眉头,说道:“我生是公司人,死是公司鬼,公司白白遭受损失,身为员工,自然责无旁贷,所以我想替公司找出凶手,将他绳之于法。”语顿,国正邦又道:“问题一,如果我想打什么坏主意,会笨得留下线索吗?问题二,如果我又这方面专才,又为什么不删去使用纪录,或是嫁祸他人,使用其他员工的id呢?”国正邦巧妙地转移问题焦点--虽然这无法合理的解释,他为什么要闯进公司的档案资料库!“很高兴有员工如此替公司著想。”总经理仍是挂著一脸微笑,说道:“不过这种事情,希望不要再次发生,哪怕你出自善意,公司也会寻求法律途径解决。”“是,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。”国正邦肯定地说著。因为他对于电脑方面,根本就是一窍不通,除了作业系统外,别说入侵资料库了,他连打字都不太会。“那这位同事,我想请教你,x月x日你人在哪里?”一名穿著深蓝西装的男子拿出了卷录影带,长得帅气挺拔,赫然是先前与唐湘湘一同离开公司的那人。“在哪?当然是在睡觉!”国正邦一见到那人,心中火气更盛, 香港刘伯温平特一码他甚至用手指猜也知道,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这家伙八成就是诈骗集团的内鬼, 黄大仙精选六肖资料但让他怒意高涨的原因却有几点:比他高!身材比他好!长得比他更帅!只有头发没他好看!但是发型帅气有个什么用啊?“那为什么这卷监视录影带里, 黄大仙精选六肖论坛开奖记录会有你的人出现?而且是在晚上的时候?”男子说到后来露出了胜利的微笑。(我终于知道蜘蛛人为什么是失败的人了。)国正邦猛搔著头,那天晚上,他可是为了消灭妖鬼,才不甘愿地跑到公司,差点连小命都玩完,没想到被人当成了尾巴逮个正著,心虚道:“会不会是时间弄错了,中午十二点当成凌晨十二点。”可是这句说完,国正邦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十分难看,因为他的话中就有个很明显的破绽。“呵……这就很奇怪了,我没说时间,为何这位同事会如此清楚呢?”男子脸上笑意更盛,又拿出另一卷录影带,道:“而且,我似乎看到了电影特效才有的东西。”国正邦闻言握紧了拳头,却不知该如何是好,若只是第一卷录影带,他还有办法搪塞过去。但是第二卷录影带若是子公司的所在录下的,那他与史特龙打斗的过程,岂不全都露了。饶是国正邦鬼脑筋一堆,这时也不知该如何自圆其说。“那天晚上,他不可能去公司,因为他在我家,就像他说的。”唐湘湘终于开口了,那甜美的声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但内容却让人震惊。不过所有人转念一想,同事之间发生恋情,这本就不稀奇,但假设国正邦那晚是在公司,唐湘湘又为何要帮他作伪证?(湘湘,你不说话就乖乖闭嘴,干嘛一开口就把麻烦往身上揽啊!)国正邦急得直皱眉,却也想知道,唐湘湘不是已经跟他恩断义绝,甚至视他如无物?为何又在这时帮他说话?“唐小姐,不如我们就来欣赏一下,这卷带子录得是什么好不好?或许,这个园区里,有这位同事失散的双胞胎兄弟也不一定。”男子并未就此罢休,他手中握有的证据,绝对能把国正邦赶出这间公司,接下来只需要伪造些证据,还可以让国正邦顶罪,以免妨碍他的好事。总经理朝国正邦问道:“这位同事,你该不会有意见吧?除非……”国正邦心一沉,万一第二卷录影带中,真的有他与史特龙格斗的录像,那他绝对有机会成为明星;而史特龙,平日性格虽然温和,但妖化后却是火爆得连他都要忌惮几分,万一这些影像公诸于世……这些不能见光的黑暗面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,他甚至无法想像,那些妖鬼得知自己的存在曝露后,会有什么反应?要是在光天化日下露出原形,见人就杀怎么办?国正邦本想以幻术迷惑众人,但他早先灵力耗尽,到现在手脚都还有些酸软,别说幻术了,就算他想施展化兽的能力也办不到。况且,同时对多人施展幻术,是一件非常耗损精神灵力的事,虽然他嘴上从没提过,但个中困难,他这个当事人是在清楚不过了。“算了,不如认了。”国正邦暗自作出打算,正想坦承那晚他的确有到公司,然后在编个谎话,只要绿影带没见人,那事情应该也不会变得更为复杂。况且,他还有叶大叔这个救兵,顶多会因此被迫辞职罢了。可是国正邦不知发现什么,思绪一转,道:“好啊!我还想知道,自己有没有失散多年的兄弟呢!”国正邦突如其来的转变,反让男子愣了愣,不过有恃无恐的他,又怎会担心国正邦的小手段。随即,总经理叫了两名员工搬来一台放映机,新闻资讯将录影带放入机器后,待画面一亮,开始凝神观看。“啊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喔啊嗯……”女子销魂的声音,伴随著那猥亵,不堪入目的动作,高低抑扬地随著萤幕亮起传遍了会议室,瞧得众人目瞪口呆,却又面红耳赤。“这不是……传说中的a片吗?而且还是xxxx的,这位大哥,你是在哪里买到无码的啊!”国正邦看了一阵,又捧腹大笑。男子尴尬地关掉机器,却又不死心地放入第二卷,结果众人看到了两个金发猛男,以两管“大炮”彼此对轰著……“大哥,你的嗜好还真是广泛,但这种东西,不是有兴趣可以大家一起来的。”国正邦不予置评地说著,他甚至闭上了眼睛,原因是他的性向很正常,对两个男人在圈圈叉叉没兴趣。“下流!”唐湘湘更是对影带中的内容极为反感,甩了男子一个耳光后,走出了会议室。“这位同事,这种影片,公司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!”总经理说话时加重了音量,原以为影带中有什么,却没想到是那种令人作恶的小电影。(臭小子,如果不是叶老板,我才不会帮你收尾。)死神的声音突然在国正邦心中响起,让他吓了一大跳,其实早先他会反口,就是因为看见了死神,以手指在录影带上点了几下,示意要他放心,这才敢打死不认。国正邦支著头,在心里回应:(喂,这招是不是武侠小说中的‘传音入密’啊?还有,你的嗜好真的很诡异,难道不能选点普通的电影来掉包吗?害我差点连昨夜饭都吐了出来。)(我很久没有开过这种玩笑了,遇上你算是破例。反正你这小子也没正经过,这种格调,正好符合你的品味。)似乎与国正邦相处久了,死神的幽默感也慢慢展现出来,而且不闹则矣,一出手就惊天动地。(我没时间跟你闲耗,那个人类的身分不简单,自己注意点。还有,妖鬼是属于黑暗世界的生物,千万不能曝光,我这次会帮你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)死神说完,又翻了下手中的记事本,消失在国正邦面前。“呼,这次差点完蛋了。”国正邦大呼侥幸,万一死神没出手,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善后。“这位同事,虽然郭专员的录影带无法解释你的作为,但是希望以后,不要再出现这种问题。”总经理见一场严肃的会议,竟然又变成了闹剧;也不想在这件事多作讨论,道:“记申诫一次,你可以回去工作了。”语顿,总经理又道:“郭专员,请你留下。”国正邦半挑衅地吹起口哨,摇头晃脑地准备走出会议室,经过那名专员面前时,两人目光相视一阵,彼此的眼中充满了敌意。“真是有惊无险啊!”目睹全部过程的吴大富松了口气,心想对方不愧是老江湖,手段狡猾奸诈的程度,国正邦实在是远远不及,如果不是有高人相助,此刻恐怕以被当做疑犯扭送警局了。“透明人,你不要乱跑,我有件事要处理。”国正邦吩咐完后,正想把另一件事弄清楚时,突然见到小吴挡在面前,比出大拇指。“我刚才都听见了,阿邦,想不到你跟唐湘湘……”“你上辈子是顺风耳吗?”国正邦显然没有心情解释这些问题,一把推开小吴后,走到了唐湘湘的座位前,说道:“湘湘,能不能给个面子,到楼梯间说几句如何?”霎那,在场的同事们无不停下手边工作,张大了耳朵,不时用眼睛瞄向两人的方向,注意剧情的后续发展。一时间鸦雀无声,而目光的焦点,也就是男女主角们则凝视对望,不发一语。蓦地,唐湘湘优雅地站起身,迳自走过国正邦的身边,留下一抹淡雅宜人的清香;那飘逸的长发,几丝几缕更抚过了国正邦的脸,让后者顺势转过头去,跟在佳人身后。待两人消失面前,声音突然炸了开来,众人交头接耳地讨论两人接著会发生什么事,尤其是双方的关系正处于暧昧不清的状态,是否会因此明朗化。“不好意思,现在不是休息时间,有事请快说。”来到楼梯间后,唐湘湘双手环胸,寒著一张俏脸。国正邦急吐一口气,眉头高挑得连法令纹都挤出,道:“你这算什么啊?”“算什么?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啊!”唐湘湘说话时看向窗外,连正眼都不瞧一下国正邦。“喂!听到什么了?”“报告,目前局势不明,但照这个情况看来,有可能引发激烈的冲突。”小吴鬼祟地躲在转角,不时探头又缩脑,想要得知第一手情报。国正邦又猛搔自己的后脑,不知该如何说起,却又走到安全门边,重重地甩上门。“行踪曝露,间谍一号失败,准备撤退!”那扇安全门冷不妨在近距离关上,吓得小吴站直了身子。“刚才闹得那么大,你又何必把自己拖下水啊!”国正邦上前几步,也不顾得男女之防,一手撑在墙上,居高临下地俯视唐湘湘,狠狠道:“你知不知道万一真的出事,丢了饭碗事小,搞不好还会进警局?”两人距离之近,甚至连呼吸都清楚可闻;而唐湘湘仰起小脸,直视国正邦,道:“你救了我一命,就当作扯平好了。”说完,唐湘湘以高跟鞋用重重地踩了国正邦的脚,并拨开对方的手,看著抱脚喊痛的后者,冷冷道:“阿邦,你真是猪头。”旋又打开安全门,瞪了仍想偷听的小吴一眼,又消失在两人面前。国正邦苦著一张脸,痛得直跳脚,“靠,我如果再惹你,我就跟你姓唐。”听见此语,小吴断章取义地作出结论:“姓唐?想不到你们进展那么快,竟然论及婚嫁,原来你们小俩口吵架,就为了入赘这档事啊!”“入赘?我还打洞入珠哩,走开!”国正邦大吼著,一瘸一瘸地走出楼梯间,旋又问:“业务部是不是有个姓郭的专员?”小吴想了想,反问:“姓郭的有两三个,你说的是哪位?”“长得特别帅,看起来也特别蠢的那个。”“喔……你是说郭辅仁啊!资历不足一年,工作能力却是一流,也甚得高层器重,月薪四万,谈吐风趣,称得上杀手级的人物。”小吴调来总公司不过几天,却已将员工的资料背景摸得一清二楚。“郭辅仁?我看是不仁吧!”国正邦冷哼一声,突然想起了早先曾与那个二世祖朋友通过电话,却因为昏迷的关系,而迟迟没有收到回讯。国正邦说道:“小吴,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?”“什么忙?”小吴凑上前几步,好奇地问著。“离开我的视线!”国正邦把嘴靠近小吴耳边,蓦地大喊一声,吓得后者差点跳了起来,飞也似地跑离国正邦的面前。“那么爱八卦,怎么不去当狗仔队算了。”国正邦拿出手机,拨了通电话给友人,“喂!你那边查得怎么样了?”“阿邦,我还正想找你,这两天你死去哪了,怎么连电话也不接?”国正邦随口带过:“那不是重点,快说,别浪费时间。”“那四个人,我去调过资料,身家清白,无不良嗜好,没有任何前科、帮派背景,算是一等良民。”电话的那头停了停,又道:“不过那并不能证明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意思。”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国正邦又说了几句,挂掉电话后,脑袋又晃了几下,眼珠也跟著转啊转地,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。国正邦自问自答著:“一个问题,真正的职业赌徒,会在什么时候掀底牌?”“绝不会在没有胜算的时候!”国正邦说完后又笑了几声,又开始每日的例行工作。一直忙到午休时间,国正邦正想下楼吃饭时,恰好遇见了郭辅仁,或者该说,对方正等著他。“想不到公司里真是卧虎藏龙啊!”郭辅仁走进了电梯,若无其事地看著上方逐层跳动的数字,“那两支影片,害我被骂了一顿。”国正邦站在旁边,却吹著口哨,“什么时代了还在用录影带,换台好点的机器吧!”“可惜钱赚的不够多,偏偏还有人挡道!”“有些钱能赚,有些却很缺德!”“那是见仁见智,职场如战场,不小心点,许多时候,很容易闹出事来。”“那就要看本事够不够啰!”两人说话时挂著一脸微笑,电梯中也不乏有同事,或是其他上班族,虽然两人话中针锋相对,暗自透露著某些讯息、警告,可是听在旁人耳中,只当两人是在闲话家常,没发觉半点不对劲的地方。到了一楼后,两人依旧并肩而行,有说有笑;那郭辅仁却突然停下脚步,附在国正邦耳边,小声地说道:“你应该跟湘湘搞过吧!上次我们一起去吃饭,结果就……,她其实挺骚的,而且身材真是棒呆了,简直不输模特儿。”国正邦每听一字,脸上的笑容堆高一分,听到后来,他不禁哈哈大笑,仿佛见到了什么滑稽逗趣的事情。“郭不仁啊!这就是你挑衅的手法吗?逊掉了啦!”国正邦笑声嘎然而止,仰头看著身材修长,相貌英俊的郭辅仁,猛地伸手一探,又用力往下一拉,两指尖捏著一根粗黑体毛。“别以为长得帅就可以鼻毛外露!”国正邦将手指凑近面前些许,又露出嫌恶的表情,在对方的西装上抹了几下,“上面还有鼻屎,恶毙了!”郭辅仁没料到会有这招,登时眼泪、鼻涕横流,又疼又酸地好不难过。“来笑一个吧!”国正邦拿出了附有照相功能的手机,拍了数张特写之后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教你个乖,这才叫挑衅好吗?”“我家门前有小河,后面墓仔埔……”国正邦不等对方有所反应,迳自唱著改编的童谣,屌儿啷当地往门口走去,又按下电话号码……

  原标题:北京市检察院:将对照郭某思减刑案调查组发现的问题自查

  体彩排列三第2020063期开出奖号:531。

,,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